幼兒教師虐童事件按下葫蘆浮起瓢:各地處理只用“橡皮榔頭”
  “虐童”後停職了事,往往還能復職
  幼師無證上崗背後:前幾年因入園難,各地不斷建園,但師資一直是個難題
  近日遼寧鐵嶺、內蒙古鄂爾多斯等地連續發生校園內教師傷害兒童事件。記者瞭解到,兩位涉事教師均已被停職。不過,鐵嶺教育部門就此事件尚無任何說法。從2012年10月發生溫嶺“虐童”事件至今,教育部就師德問題連連發文,社會討論也始終未停。然而,相關事件仍是頻發。
  鐵嶺教師停職後無下文
  日前有網民上傳了“鄂爾多斯伊旗二幼老師瘋踢孩子”的視頻,視頻中一名教師連續腳踢排隊的幾名兒童。
  據記者調查,事件發生在伊金霍洛旗第二幼兒園,該老師名叫趙再榮,1992年起在該園參加工作至今,現擔任大班保育員。12月1日上午10時40分左右,該幼兒園升國旗活動結束後,孩子們進行戶外活動。因天氣寒冷,趙再榮讓孩子們跟著音樂跳跳舞,但其中幾個孩子站著不跳。多次強調無果後,趙再榮用腳踢了這幾個孩子。
  事發當日,當地教育局成立專門調查組,於次日赴現場調查,後將調查結果告知記者。據調查結果,上述情況基本屬實,涉事教師趙再榮被停職停薪,第二幼兒園園長劉麗霞做書面檢查,併在教育系統內通報批評。教育局要求第二幼兒園組織召開幼兒家長會議向家長道歉,同時要求全系統深入開展自查活動,從此次事件中吸取教訓,反思師德師風中存在的問題。
  無獨有偶,遼寧鐵嶺市日前也發生類似事件。
  調兵山市第一小學7歲女童麗麗(化名)因上課交頭接耳,被班主任拽頭撞牆,導致輕型閉合性顱腦損傷。據媒體報道,毆打女童的教師楊某已被停職,當地教育局和該小學的部分領導前往沈陽市盛京醫院看望了女童,承諾會嚴懲打孩子的老師,並與其父母就賠償問題進行了協商。
  可是,除了停職和賠償外,當地教育主管部門再無任何說法。
  鐵嶺市和調兵山市教育局至今未公佈事件調查結果。記者撥打了鐵嶺市教育局電話,始終無人接聽。鐵嶺市教育局官網也未公佈相關結果,其首頁還掛著一篇名為《師德是知識內涵和文化品位的體現》的宣傳文章。
  教育部發文卻被“高舉輕放”
  從溫嶺“虐童”事件後,教育部就師德問題連發數文:2013年9月,教育部發佈《關於建立健全中小學師德建設長效機制的意見》;2014年1月,教育部印發《中小學教師違反職業道德行為處理辦法》的通知;2014年7月,教育部發佈嚴禁教師收禮等六條禁令。這些文件和禁令,既涉及單獨事件的處理辦法,也提到長效機制的建立。
  然而記者發現,不少地方教育部門在實際處理中,將上述規定視作“橡皮榔頭”,“高高舉起,輕輕放下”的現象不在少數。
  根據上述文件,對師德問題事件處罰可分為:警告記過、降低專業技術職務等級、撤銷專業技術職務或行政職務,開除或者解除聘用合同,對涉及刑事犯罪的應依法交由公安機關等,其中並未包括“停職”這一處罰。
  教育專家、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,停職只是學校和教育部門在調查事件中做的臨時決定,不能歸結為行政處罰。“往往調查結束後根據情況,教師還能復職。如果停職後,根據調查結果有進一步的處理尚屬正常;如果沒有,不排除避風頭之嫌。”
  近期發生的此類師德問題事件中,涉事教師按照上述規定受到嚴格處罰的,少之又少。今年9月,山東聊城一幼兒園老師抽打不午休的男童,被行政拘留15日,聊城莘縣教育局調查後對涉事教師做出停職處理,並要求幼兒園全面整改;10月,西安曲江春藤幼兒園兩名教師將孩子關入小黑屋並暴力虐打,兩人被拘10日後,一人被開除,另一人調離教師崗位。
  梳理不難發現,一些地方教育部門在處理此類事件時,鮮有依照教育部規定撤銷專業技術職務或撤銷教師資格的。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教師資格條例》第十九條,品行不良、侮辱學生,影響惡劣的將被撤銷教師資格,自撤銷之日起5年內不得重新申請認定教師資格。
  需先解決“師資缺乏”問題
  記者發現,幼兒教師無證上崗現象屢見不鮮。東部某地一位學前教師告訴記者,她好些同學都沒有證,現在都在幼兒園裡教書。“幼兒園老師需求量大,能招到相關專業的人就不錯了,一般私立的都不會看證。”
  上海市閘北區天目西路幼兒園園長陸繼紅分析,上述處罰之所以偏輕,其中一個原因是小學及學前教育師資短缺。“前幾年因入園難,全國各地不斷建園,但師資一直是個難題。”
  某省教育廳曾對17個地市近200所幼兒園調查,結果顯示,超過一半的幼兒教師沒有取得教育部認可的教師資格證書,甚至有個別地市取得證書的教師為零。
  在近期發生的校園事件中,不少涉事教師就屬此類無證上崗者。今年11月,陝西咸陽彩虹幼兒園兩名教師被曝以“孩子不聽話、調皮搗蛋”為由,用醫用針頭針扎數名兒童。經查,涉事教師並無相關教師資質,只得交由公安機關,處以拘留和罰款,幼兒園和教育部門相關責任人被撤職。今年6月,北京順義一國學班女童受虐事件中,不僅老師,整個機構都屬於無資質的“黑培訓班”。
  華東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教授閻光才認為,要破解“師資缺”,首先要考慮當下教師現實生存狀態、待遇;其次,一些地方只考慮建園建校,沒有綜合考慮人員管理、學位統籌、非師範畢業生從事教師工作者的培訓,以及教師人才引入機制等配套問題,這必須加以問責。
  上海市特級校長張人利認為,同時應該做到兩個嚴格:即對於性侵等嚴重刑事犯罪事件嚴格交由司法處理,不能行政處罰了事;對於一般違反師德行為,必須嚴格依法依規進行處罰。
  據瞭解,目前寧夏、海南、安徽等地都逐步實施教師師德“一票否決”制。 據新華社
  (原標題:“虐童”後停職了事,往往還能復職)
創作者介紹

方大同

etqmjoccth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