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媒看廣州
  刊登於:泛亞通訊社(非洲最大的通訊社)
  原作者:Sam Piranty
  刊登日期:2014年2月4日
  在廣州一個商場樓上狹小的麥當勞里,喬治,一位穿得十分精緻的尼日利亞人,皮鞋擦得錚亮,拿著一杯咖啡,解釋著他是怎樣從一個成功的商人,變成一個逾期居留者。
  他回憶起2007年,他充滿希望來到廣州。那時,他手上只有6個月的簽證,期滿時他又申請延長了3個月。這讓他得以繼續買賣各種商品———從洗澡浴盆到拳擊手套。
  生意勢頭似乎不錯,但在延期居留的中期,喬治開始遇到困難。這位年輕的商人決定將他所有的家底用來購買商品。然而,從深圳附近工廠採購的商品,運到尼日利亞,需要幾個月的時間。已經掏空所有資產的喬治發現,自己已經沒有錢買機票回國了。
  他再次申請簽證延期,但這次被拒了。這下,喬治陷入了既沒合法簽證,又沒錢回國的境地。如果他這時去移民局,工作人員會強迫他買機票回國,或是拘留他。而家裡又需要他不斷寄錢回去。喬治只好留在廣州,但“非法居留”這個身份,幾乎使他寸步難行。
  “有很多事情我是不能做的,”他說,“工廠不會讓我再買入他們的商品,他們總是要求看我的簽證。昨天我去一個網吧,也被要求出示簽證。”
  “不僅有些地方不能去,”他說,“我主要在晚上出門,因為白天警察可能會抓我。”
  許多像喬治一樣的人被拘留在中國監獄里,不會受到來自尼日利亞官方的任何幫助,他們唯一的希望就是城裡的“同鄉會”。大多數非洲國家在這裡都有一個“同鄉會”,得知同胞被拘留,他們會募錢,聯繫其國內親友,為回拉各斯(尼日利亞原來的首都)、阿克拉(加納共和國首都)或者羅安達(安哥拉首都)的機票付錢。
  在廣州的這段時間,我曾與數百個中國公民談過,大多數中國人認為,非洲人對當地商圈十分重要。但也有不少人認為,越來越多的非洲人在社會上肇事,並參與毒品有關的犯罪。
  在廣州,非洲人的簽證問題似乎存在矛盾。中山大學的李志剛(音)教授認為,簽證頒發和簽證延期系統中,有不協調的地方。他解釋說:“你最初是通過在非洲的外交部拿到簽證,就像尼日利亞,你的簽證直接送到在北京的中央政府,跟廣州沒有關係。”
  “來到中國後,你向當地政府申請延期,可能會被拒絕。在廣州,當地政府通常不願為許多尼日利亞人的簽證延期。這樣,你就面對逾期居留的問題,變成非法移民。”
  從前,一些尼日利亞人會搬到其他省份去申請延期,然後回到廣州。現在中國修補了這個漏洞,要求申請人必須居住在所申請延期的省份。
  如果在廣州工作的數千尼日利亞人,都搬去其他地方,會對當地經濟造成影響。李先生是一個海運代理人,他的主要客戶來自西非。
  “從2006年到2010年,這個倉庫時時刻刻都被貨物填滿,”他說,“現在看看這些空地方,很快我就要辭職不幹了。這個行業經濟不穩。我的許多客戶不能再繼續做生意,因為他們沒有簽證,有些甚至乾脆不過來了,因為他們不能待足夠長的時間。”
  (註:文章有刪節,部分人名為化名)
  (南都記者 孫瑩 實習生 譚尤嘉 譯)  (原標題:非洲人:在廣州“無證居住”的日子)
創作者介紹

方大同

etqmjoccth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